心碎博物馆 爱情已逝,如何对待爱的信物

2019年09月09日13:08:19 黄健 98 views 美文网
摘要

版本:未读|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8年10月 情书和纪念品 (美国) 我已经无法承受这些信件之重,所以只好寄给了你们。 碎裂的婚礼录像带 (美国) 我的父亲和他办公室的一个女人勾搭上

版本:未读|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8年10月

情书和纪念品 (美国)

情书和纪念品 (美国)

我已经无法承受这些信件之重,所以只好寄给了你们。

碎裂的婚礼录像带 (美国)

碎裂的婚礼录像带 (美国)

我的父亲和他办公室的一个女人勾搭上了,结了婚。在他过世后,我和妹妹毁掉了他的结婚录像带。

儿童脚踏小车 (捷克)

儿童脚踏小车 (捷克)

她知道孩提时代的我一直渴望拥有一辆脚踏小车,这辆小车是我们爱的见证。

白色绅士鞋 (美国)

白色绅士鞋 (美国)

我很开心,再也不用时不时穿上这双白色绅士鞋来取悦她了。

手机 (克罗地亚)

手机 (克罗地亚)

他把手机给了我,这样我就没法给他打电话了。

两张撕成碎片的默片时代明星旧照明信片 (芬兰)

两张撕成碎片的默片时代明星旧照明信片 (芬兰)

他骗了我。我剪了他的一个塑料玩具,他撕了我梳妆台上贴的古老明信片。

硅胶乳房假体 (美国)

硅胶乳房假体 (美国)

我的前任说服了我去隆胸。它们不仅给我带来了情感上的创伤,最终也给我带来了身体上的创伤。

瓶中婚纱 (美国)

瓶中婚纱 (美国)

他已经离开一年了,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这件婚纱……于是我把这条裙子塞进了这个瓶子里。

我们的布偶 (西班牙)

我们的布偶 (西班牙)

这对布偶是前女友亲手为我制作的生日礼物,分别代表我和她。

  失恋往往令人受伤,令人不知所措,扔掉所有相关之物,等待时间将其抚平似乎是唯一的解药。但“完全抹去一段记忆是否真的是唯一的出路”?2006年,克罗地亚的一对艺术家情侣分手之后思考了这个问题,并决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纪念这段恋情——创办“心碎博物馆”,收存和展示那些恋旧的人不忍丢弃的爱情信物。

  第一次小型展览就激起了观众的共鸣,之后,他们应邀在世界各地展出,迄今为止,心碎博物馆已在全球30个国家和地区成功举办了50场展览。更有数以千计的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为了疗伤或纪念,将自己的分手纪念品寄给他们,并附上属于自己的破碎爱情故事。

  新书《心碎博物馆》中收录的200件爱的信物,是其中的部分展品。在这里,每件物品的过往都是一段真实又独一无二的亲密关系。它们或者曾经甜蜜,即便爱情逝去也仍不失温柔;或者本身就是痛苦,终因结束而让曾陷在其中的人获得解脱。故事,情感和唤起的共鸣,让普通甚至早已被损毁的物件,有了复杂的光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