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席平均散文集《一个人的故乡》出版发行

2019年08月14日13:08:44 黄健 106 views 美文网
摘要

当代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贾平凹题写书名 著名作家、陕西散文学会会 长陈长吟作序《散文的诗意》 散文的诗意 ——席平均散文集序 文/ 陈长吟 散文的写法,有偏重纪实的

青年作家席平均散文集《一个人的故乡》出版发行

当代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贾平凹题写书名

青年作家席平均散文集《一个人的故乡》出版发行

著名作家、陕西散文学会会 长陈长吟作序《散文的诗意》

散文的诗意

——席平均散文集序

文/ 陈长吟

散文的写法,有偏重纪实的一类,也有偏重抒情的一类。重纪实的从事入手,工笔白描,细致勾画,逐次展开,讲究纹理的显现。重抒情的以情提领,思维迭宕,气脉起伏,恣意汪洋,追求诗性的充盈。

中国古代的散文家,司马迁是纪实的鼻祖,一部《史记》,尤如高山大河,苍茫垂立。而欧阳修的《秋声赋》,则把情景交融推向高潮,让人不能忘怀。

台湾的两个散文大家,王鼎均善用春秋笔法,从容简练,是素衣老道。余光中喜爱抒情吟诵,振袖呼啸,是舞剑仙翁。

花开两枝,各携灵气。

我读席平均的散文,常常能感受到他的诗人气质。情绪跃动,目光横扫,词语纷呈,意象层出,让读者的视线跟着文字跳荡,接受煊染。席平均喜用短句,语感新奇,比喻鲜活,这也是诗人的特征。他的短文《打马江南千年醉》是历史的沉吟,《槐花最是故乡甜》是家园的赞歌……他不陶醉于故事的描述和画面的精雕细刻,而是专注于情感的倾诉和襟怀的抒发。

我最关注的,还是席平均的几篇超过万字的长散文。短文好把握,费时不多,可以一气呵成,但长文要分段写,气韵的贯通、情绪的掌控、词语的铺排、意境的承接很关键。我没有失望,在《城市的意义》中,席平均像个古典诗人,穿行于街巷之中,边徘徊边咏叹,时而历史时而现实,情思绵绵。虽然他在开头,就主观地给城市生活下了定义:“那是忙碌的人群,那是噪杂的社会,那是烦乱的世界,那也是机械的时代,这就是城市人的生活。”但他在文章里,却仍然写了许多有趣味的事体。在这儿,情感大于意志,作者只好信马由韁了。还有《在春天,说一些话》,作者的心情时而被雨淋湿,又时而被阳光晒暖,这是诗人的自我敏感和反映。乡愁由眼前的情景激发,由过往的细节组成,被个人的孤独发酵,莫名的感叹就出来了。最长的那篇《谁在那儿挥手》,写得更私密,像是呓语,完全系心灵游走,触处叹息,这种结构,也只有篇幅稍长的诗意散文能够承载。

读了席平均的作品,使我意识到,当代的诗性散文,其实还有很大的开拓空间。

认识席平均,是他的乡党、朋友、诗人赵凯云介绍的。这两位年轻人的作品,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们虽然操弄着不同的文体,可我觉得,赵凯云是用诗写散文,他的诗中(尤其是长诗),有着散文的意境和容量;席平均的散文(尤其是长篇散文),有着诗歌的激情和象征。

从他们的作品中,我体会到:彬县这块历史悠远、野风漂荡的土地,容易产生出哲人和诗人。

我去过彬县,还会再去。

2016年4月15日于西安南郊吉祥村

著名作家、太白文艺出版社责任编辑周瑄璞编辑手记《谁在那里独自吟唱》

谁在那里独自吟唱

——读席平均散文集《一个人的故乡》

文/周瑄璞

这是语言堆积的锦绣,这是一个人的吟唱。壮硕的西北汉子,将自己化为一只春蚕,倾吐柔美纤细的文字,绞成语言的丝线与锦缎。他在这语境之中沉浸,百转千回,不愿醒来。

这是一部关于人与心灵,人与故乡,人与大地的生命之书。

故乡,是一个人永远的精神归宿,不论你身居何处,永远梦回那里,母亲,又是故乡的象征,母亲的怀抱与身畔,总是温馨之所,“我就想,母亲就像太阳,我就是向日葵,我也和向日葵一样是个执著的孩子”。每一个游子,都在远方和家乡之间徘徊,在路的尽头守望,时时想远走高飞,又随时准备回到家乡,回到母亲身边。《打马江南千年醉》,是那颗离家的心,期待漂泊,期待坎坷,甚至渴望受虐,不知这是为赋新词,还是对生命的深切热爱,有待于我们从书中细读出内心深处的那个自己。

作者更多状写情绪,书写意象,明了和不明了的意绪,好说或不好说的心事,如散文诗一般,无限繁殖,密密分布。清晨,傍晚,阳光,柴门,行囊,远方,这些属于诗的字眼,被他密度吟用,达到迷恋的程度,有时激情,有时低婉,构成一幅虚幻的意境,他似乎不是在写实实在在的生活——朝九晚五,春种秋收的人间,不写柴米油盐,不写真实钟表的脚步,他更钟情于世外的事物,向往江湖,或者将世俗装扮成他所渴望的那个江湖的模样。“雨滴砸疼了一条小河”,“谁把窗棂推开放跑了幽梦”,“一棵香樟树的静默和歌唱”……这些小标题,诠释着作者对美学的追求,对文字的珍重,甚至看出他的细细斟酌,在克制与泛滥之间辗转权衡。